雾里看花花非花 水中望月月非月

   一、文学设想下的农夫抽象 

  (一)病农。严复提出“三民”学说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即“生民”,使“民”自在,取得现代民主认识。在东方,“自在”是指个体的意志自在,是个体寻求小我私家解放;而在五四时期,知识份子将其泛化为群体的社会自在,实现社会群体的自在必须以实现个体的自在为条件,把自在的取得与发蒙直接联络起来,为五四发蒙核心的确立奠基了基础。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夫是社会的主体。实现社会自在,乡村成为汲取资源的主场所,农夫成为作家笔下的发蒙对象。在这类形而上至形而下的发蒙头脑的烛照下,文学全国中的乡土中国成为一潭堆积的死水,农夫在这潭死水中愚蠢麻木地生老病死。 

  《家乡》的开篇,“我冒了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家乡去。”{1}“严寒”交代了出行的时光是深冬,北风凛凛,萧索的乡村,不一些活力
。“相隔二千余里”,一个冰冷的数字道出了“我”与家乡在空间上的距离之远。“别了二十余年的家乡”不免不会涌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尴尬。“我”从大都市返来,家乡的落伍和残缺对于生于斯的“我”来说未尝
不是种煎熬……在《家乡》中少年闰土与中年闰土浮现了一种两极化的艺术变形。一边是“深蓝的天空”“金黄的圆月”“碧绿的西瓜”等辞汇透露进去的和谐、愉悦的暖色调;一边是“天气极冷的午后”、中年发福的“圆脸”、岁月烙下的“皱纹”……影象与事实的碰撞,事实被伤得遍体鳞伤;久别重逢的“我”依然仍是很“兴奋,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童年的影象源源不断地在脑海中放映……一声“老爷”让十足戛然而止“我就知道,咱们之间已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知道“我”影象中的无邪少年已不复具有,拔帜易帜的是一个沉默与依从的“木头人”。正像阿米尔所说“赞誉童年吧,他在咱们尘世的艰难中带来了地狱的美妙。” 

  文中闰土的抽象是鲁迅童年的性命体验与事实观照下的投射,童年的影象深深嵌入了作家的心灵全国之中,成为作家审美认识的头脑内核。童年的“我”和闰土不所谓的品级之分、位置之别,同是少年,同样无邪。成年了,“我”进城了,接受现代野蛮的洗礼,成了知识份子,精英阶级;而闰土,留守封闭落伍的乡村,传统野蛮下生长,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我”起头自觉不自觉地用一种知识份子的眼光去打量一个在落伍乡村烛照下被生活压迫、事实折磨的贫农,起头用一个“哀其可怜,怒其不争”的心态去考量野蛮传统中的糟粕与不堪。如此中年闰土的涌现不但
击碎了“我”的童年影象,也动摇了鲁迅的发蒙途径,踏上了二次逃离家乡的途径。 

  (二)顽农。1928年蒋光慈在《关于反动文学》中阐释了阶级视阈下右翼作家新的农夫观 

  新式的作家所默示的,未尝
不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不过他所默示的,是旧的偏向
,是反动的方面,而忽略了新的能够发明光明的力气。反动的作家不但默示时代,并且能够在忙乱的斗争生活中,寻出发明新生活的元素,而向这类元素默示这充分的同情,并对之有深切的希望和信任……{2} 

  与五四文学相比,30年代作家的描写重心发生了改变,由以前鲁迅式的揭示乡村落伍和民众(农夫)劣根性转向描写“能够发明光明的力气”。同时也对作家的创作心态提出了新的求,“哀其可怜,怒其不争”的无法起头向“希望和信任”的积极心态生长。在这类新的文学态势下,茅盾1932年创作的《春蚕》中的农夫观与鲁迅《家乡》中的农夫观具有着不同。茅盾笔下的老通宝作为老一代农夫的代表,是中国传统野蛮的负载者、据守者;勤劳是老通宝家的徽章“老通宝家养蚕也是年年都好,十年间挣得了二十亩的稻田和十多亩的桑地,还有三开间两进的一座平屋……”迷信鬼神,蚕花不熟,老通宝认为这是老天爷的“权柄”;钱财散尽,家道中落,他归因于“长毛鬼”在阴间告了一状……保守仇洋,他坚信陈老爷的“铜都被洋鬼子骗去了”,坚决反对儿媳妇四大娘养洋种,将洋鬼子设想为红眉毛、绿眼睛的妖魔鬼怪。落伍、顽强、抵制新事物的入侵,是老通宝这一类老农夫的文学抽象定位。多多头作为新农夫的涌现,在茅盾的创作意图中承当了一个觉醒者和引路者的角色。多多头是唯一不相信这些鬼禁忌的一个预言家者;他知道单靠勤劳节省,即使是做到脊背骨折断也是不能翻身的;最初走上了“吃大户,抢米囤”的反抗途径,为老通宝这一代老农夫开辟了一条通向新的康庄大道——无产阶级反动途径。以新带旧,寓意反动对传统的解救
! 

  二、农夫抽象的文学意蕴 

  (一)东方设想与中国式的发蒙。鲁迅说“这长城的形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形成
了城壁,将人们包围。”{3}在五四这场中西对话中,中国的知识份子作为接受主体在自觉与不自觉中用本身的野蛮来理解异域野蛮,然后再独创性地加以删改和调用。“发蒙”,在东东方就具有着差异。在东方,“发蒙”源于西语“light”,是指个体对光明的追寻。正如康德所说的“发蒙运动等于人类离开本身所加于本身的不成熟形态;不成熟的形态等于不经他人
的引导,就对运用本身的明智无能为力。当然其原因不在于缺少明智,而在于不经他人
的引导就缺少勇气与信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类不成熟形态等于本身所加于本身的了。”{4}康德所提倡的是个体有勇气和信心举行小我私家解放,是对主体价值的确认。相对于康德所提出的布衣发蒙,另一位大师孟德斯鸠主张的是精英发蒙,他将发蒙的核心放在精英份子身上,试图通过与少数精英举行同等
交换
,从而带动布衣,最终推动整个社会的发蒙。在东方的认知里,“发蒙”等于在被神学统治的野蛮大框架下,最大限度地必定自在意志、抗拒精神奴役的民主。在中国文字学上“发蒙”的初始意思是去蒙祛昧开野蛮,“不愤不启”,两者联络起来等于化开蒙昧,启迪智慧。“父教”与“师教”凌驾于整个教诲过程之上,受教诲者的自在意志屈居次位,是一种对于“他者”的相对言说,这与东方的发蒙之义天壤之别。故五四精英“既不可能如卢梭般将本身摆在‘布衣’的身份上对大量的普通民众举行头脑发蒙,也不可能如孟德斯鸠那样站在‘精英’的高度与少数精英份子举行同等
交换
,他所默示进去的是如对阿Q的发蒙那样的孟德斯鸠般的‘精英发蒙主义’。”{5}在五四作家的创作中涌现了一群愚蠢落伍的病农抽象,鲁迅《家乡》中的闰土等于其中的一个典范代表。返来—拜别的誊写模式,不但
仅是乡情的散失,也是鲁迅对于五四这类上智下愚的中国式发蒙有效的繁重叹息!

  五四时期的农夫誊写与其说是对中国农夫精神全国的探索与解剖,不如说是知识份子出于解救
与教化的发蒙认识对“他者”意志的客观塑形和从头编码,是中国传统士阶级那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精英认识的再现,是中国传统式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儒家入世精神的现代演绎,是打着西化之名行化西之实的文学运动。 

  (二)反动解救
传统。1930年,鲁迅、郑伯奇、钱杏、冯乃超、蒋光慈等发动了右翼作家联盟,在阶级性的设想中,中国农夫抽象具有了新的性情
特质由五四文学中的落伍、愚蠢的抽象转化为新的反动阶级认识觉醒者。在创作中大约涌现了一种这样的模式以父亲为代表的上一辈身上往往是传统野蛮因子的携带者顽强落伍保守的贫农抽象、剥削欺压群众的地主阶级、陈旧迂腐不堪的封建家长抽象;年轻的一代是新事物的先知者,勇于反抗、英勇机智的开路者……这类极其化的描写带来的一个后果等于父与子的关系被歪曲,教诲者与受教诲者的角色互换,传统的家庭伦理关系被打破。中国现代意思上的无产阶级并不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生长到一定程度上的产物,农夫也不是在机械化的大生产下改变身份成为工人,他们是在党和知识份子的大规模发动与组织下集结起来。所以,父子关系被推翻的文学现象是特定时代中文学发挥文以载道社会功能的显现,寓意着反动对传统的解救
,是对无产阶级反动运动在认识形态规模的一次精神发动。茅盾《乡村三部曲》中的老通宝与多多头之间的父子之争,最初以老通宝在临终时的一句“真想不到你是对的!真奇怪!”而宣告结束。如果说老通宝与多多头的对立关系默示得比较含蓄,那么同时代蒋光慈的《狂嗥的土地》就已把这类仇父的誊写举行到了极致,对传统野蛮中父权拥有的权势巨子举行解构。王荣发作为一个深受封建头脑影响的老农夫,起头目睹儿子王贵才“不务正业”,整天和张进德等人混在一起建农会、反劣绅、闹反动,十分不满,高声斥责道“我看你发了疯!什么土地反动,土地反动!这是咱们种田人的事情吗?你当点心!如果我知道你和他们胡闹,不守本分……”{6}这个顽强的老父亲却在儿子的发蒙下逐渐认识到“他儿子的头脑,合乎着一种什么到现在还未被承认的真理”{7}。最初在儿子为反动献身的事实打击下走上了与儿子相同的途径。 

  在特定的年代,阶级对立将传统的家庭伦理关系中的天伦之乐消解,父子关系被演化为一种剑拔弩张的关系,意在树立起“反动”这个新的神话。在无产阶级反动的大潮中,反动将受苦受难的民众解救进去,完成了反动对传统的解救
。这类野蛮制约下农夫抽象群被利索地一分为二,反动认识与否是划分农夫新与旧、进步与落伍的标准,农夫被动地在汗青潮流中涌现了严重的错位! 

  三、论断 

  中国是一个拥有众多农夫的国家,几千年封建的自然经济、暖衣饱食的生产体式格局、极致的封建民主,形成
了中国农夫特有的复杂安定的性情
、思维、风俗,“农夫大国”的特点便决议了农夫在中国汗青中的重而特殊的位置。在文学作品中,相较于知识份子抽象群,农夫抽象群属于一种“他者”誊写,农夫在知识份子笔下被编织和塑形。中国农夫以传统农业的眼光被动迷茫地融入时代大潮,农夫文学抽象在政治风云和头脑潮流中被设想和誊写。 

  {1}{3} 鲁迅《鲁迅全集(一)》,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476页,第58页。 

  {2} 蒋光慈《“反动文学”论争材料选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43页。 

  {4} 德伊曼纽尔·康德《对这个问题的回覆什么是发蒙?》,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61页。 

  {5} 宋剑华《现象的组合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另一种解读体式格局》,岳麓书院2008年版,第69页。 

  {6}{7} 蒋光慈《蒋光慈文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版,第170页,第170页。 

  参考文献 

  1 鲁迅.鲁迅全集(一)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2 蒋光慈.“反动文学”论争材料选编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3 德伊曼纽尔·康德.对这个问题的回覆什么是发蒙?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4 宋剑华.现象的组合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另一种解读体式格局M.长沙岳麓书院,2008. 

  5 蒋光慈.蒋光慈文集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 

  编 辑张晴 E?鄄mailzqmz0601@163.com